第521章 恨不得撕烂她的嘴(1 / 2)

庄严有一瞬间的愣怔。

这还是那个明知他能救童知画,却拒绝跟他做任何交易的沈奕吗?

他当初那个无论如何绝不放弃童知画的固执劲儿呢?

“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沈奕点了点头,“只要你救她,不强迫她跟你在一起,让我怎么样都行。”

“原来你还有附加条件?”

“你一直在强迫她不是吗?”

他能感觉到童知画和庄严在一起并不开心。

今晚在包厢,童知画一直偷看他,他们的眼神有几次偶然撞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童知画心里还有他。

他气她提出分手不假,可她有什么错呢?

她不过是想更好的活着。

庄严沉默了很久,回应他的只是一句轻飘飘的‘我考虑一下。’

“你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是希望她越来越好吗?

“我会认真考虑。”

话落,庄严很识趣地转身走开了。

沈奕和傅盛年都在,他只是个外人,留在这里除了尴尬心里还很不痛快。

他直接回了家,刚进门手机就响了。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他接听。

“是庄老板吗?”

听筒中传来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沈奕的父亲。”

“原来是沈老先生,你打给我有事吗?”

“我知道我儿子在医院,又陪着那个生病的小姑娘呢。”

庄严直觉沈老爷子突然打给他,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沈老先生有话就直说吧。”

“你能救那个小姑娘的事,我已经听说了。”

沈老爷子一直对沈奕不放心,怕他去纠缠童知画,更怕他不好好相亲,所以暗中安排了人,一直监视着沈奕的一举一动。

沈奕今天的所作所为他都清楚,包括沈奕求庄严救童知画时说的那句话,他的人都如实向他汇报了。

“我儿子的相亲对象,我和他妈妈都挺满意。”

“沈老先生,你该不会是想借我的手,让沈奕娶那个姓任的女人吧?”

“有何不可?”

“这对沈奕来说不太公平。”

“我只要他离那个童知画远远的,其它的我不在乎,据我所知,你很喜欢童知画,而且你很想救她,只要我儿子和别人结了婚,彻底断了童知画的念想,你把她的病治好,便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追求她。”

没等庄严回应,沈老爷子又道:“时间能改变一个人,我相信有一天她会被你的真诚感动,庄老板年轻又帅气,还怕搞不定一个女人吗?”

“我还真的有点怕。”

童知画与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太倔了,倔得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就算沈奕娶了别人,他还是有可能追不到童知画。

说不定童知画会为了沈奕终生不嫁。

他觉得她干得出这样的事。

“庄老板在娱乐行业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好像对我儿子的那家俱乐部一直虎视眈眈,如果你跟我合作,那家俱乐部我可以直接送给你作为礼物。”

“你把俱乐部送给我,沈奕能受得了?”

“他早晚都要继承家里的公司,那家俱乐部以后会让别人打理,他不可能一直盯着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