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月光下赏月(1 / 2)

极美的星夜,天上没有一朵浮云,深蓝色的天上,满缀着钻石般的繁星。

凉风穿过窗户,轻拂脸,李纯洁躺在床上也睡不着。透过窗户,黑色的夜空中,能够稀稀疏疏的看见几颗星星……

睡醒之后的李纯洁,极其无聊,便无所事事的在皇宫中走了过来,想尽快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也好等待着昆仑掌门接自己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李纯洁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优雅的琴声。琴声悠悠扬扬,却带着一种异样的情韵令人荡气回肠……

很快,李纯洁便被这么充满感情的琴声吸引了,闭上眼睛,仔细的品味着,却有一种异样的感情……

晚上,皎洁的月光洒在池塘里,池塘就像披上了一层透明的轻纱,妩媚动人。

而池塘中心处的亭子里,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正坐在哪里,闭上了眼睛,谈着琴……

奏鸣曲那欢快的节奏使得她沉浸在那音乐当中,并试图用自己那跳跃的手指弹奏触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渐渐,进入节奏,原本欢快、柔和抒情的曲调突然间随着左手流畅的伴奏中显得非常激昂。而她从容地弹着,慢慢地闭上双眼,去聆听自己的音乐。

李纯洁完全被那个琴声所吸引了,渐渐的走了过去,走进一些,才完全看清楚那个女子的容貌。

用倾国倾城,绝色佳人这八个大字形容她,在合适不过了。

身披白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李纯洁微微一笑,走到女子的跟前,坐在亭子旁边的石凳上,静静的听着这优美的乐声。

由于李纯洁的动作很轻,又没有灵气,所以那个女子,并没有察觉到身边有人靠近……

一直弹完一曲,女子的脸上才绽放出一丝如荷花般的笑容。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啊……”李纯洁不由自主的感慨道。

“啊?”听到身后有人,女子的脸色一变,连忙回过头来,见是皇上,便微微得松了口气,顿时面无表情的说道,“皇上,臣妾告辞……”

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琴,就要离开……

说真的,她对这个不学无术,荒淫无度的皇上从心底里厌恶!甚至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

“何必走的这么着急?今天的月光如此之好,不如我们一起赏月吧?”这个女子长得这么漂亮,李纯洁怎么可能放他离开呢!

“赏月?呵呵……”那个女子满脸讥讽的笑道,“赏月也要有诗词作兴,皇上你平时日理万机,没时间读诗书,更何谈赏月呢?”

这句话的本意,就是批评皇上不学无术,但好歹皇上也是龙庭帝国的君主,她不好明说,只能含沙射影的指着皇上荒淫无度,不学无术!

李纯洁自然能够听得出这个女子含沙射影的指责自己,也没有争辩,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一轮明月,顿时想起苏轼先生的一首诗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听了李纯洁所念出的诗词之后,那个女子的心里一阵惊讶,皇上平时连书都没有读过,更是不认识一个字,怎么能作出这么有意境的诗词呢?

苏轼是华夏国古代的一位著名诗人。龙庭帝国的人自然没有听说过苏轼!也并不知道这首词出身于苏轼先生的口中。

见身边的女子满脸惊愕之色,李纯洁满脸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我刚才念出的那首词不好?”

“不是……”那个女子摇了摇头,淡笑了两声,“皇上所创作的这首诗词,甚好!”

“额……”李纯洁本来还有些不解,什么我创作的诗词啊,明明是苏轼创作的,可是转念一想,在龙庭帝国可能没有苏轼这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