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在哪儿(1 / 2)

“顾小姐刚刚才承诺的,这就不作数了?”慕溪也不恼。

顾晚晚没否认他的话,也端起一杯酒,和慕溪放在桌上的碰了碰,自顾自的一饮而尽。

突然就笑了:“慕先生,先别急,这些都是我们婚后的共同财产。”

“你说是不是?”她继续眉眼弯弯的看着慕溪。

“是这样,没错,但是…”

“别的案子我可以帮你,唯独这个不行,你执意要争的话,那我们各凭本事。”

“而且我觉得以慕先生的能力,完全不需要我的帮忙。”顾晚晚哂笑道。

慕溪见她如此执着,身体往椅背上靠去,语气也不似先前那般柔和:“我明白了。”

等到两人吃完饭,一楼的夜生活也开始了。

音乐声震耳欲聋,霓虹灯绚丽夺目,客人随着音乐的律动在舞池里有节奏的跳起来。

慕溪问顾晚晚要不要试试,顾晚晚拒绝了。

她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很快,慕溪就被一位美女邀请着去跳舞了。

顾晚晚看了他一眼,也准备离开。

才刚出门,背后就伸过来一只手用布捂住了她的口鼻,意识渐渐涣散,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困在了一辆车里。

药效还没完全消失,她没什么力气,自身的感觉和窗外的路灯,证明着这车子正在移动。

顾晚晚观察着窗外,发现车子已经驶离了市区,进入到了郊外。

身旁的男人注意到了她:“醒了?”

顾晚晚用手使劲掐大腿,企图把麻药劲逼下去。

那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说:“别白费力气了,这药是国外的。”

“你是谁?”顾晚晚假装镇定,一脸防备的看着他。

月色暗淡,车内也无光,只能依稀看到他穿着一身笔直的工装,真是衣冠禽兽。

他的五官很深邃,眼神冰冷灰暗,整个人仿佛都和寂寥的夜色融在一起。

男人笑:“你无需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得罪了人,他让我来处理你就行了。”

顾晚晚抓住了重点:“是慕溪吗?”

“确实是个有趣的女人。”一句话没承认,也没否认。

顾晚晚强撑着自己疲软的身体坐了起来。

男人看着她的动作:“你身体素质还行。”

顾晚晚舔舔干裂的嘴巴:“谢谢夸奖。”

男人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车子一个急刹车。

“发生什么事?”男人蹙眉,问前面的司机。

司机回答:“少爷,我们被围了。”

男人转头看了一眼淡定的靠在椅背上的女人。

顾辞从不远处走过来,极其不友善地敲了敲车窗。

男人摇下车窗。

“原来是小顾总,好久不见。”

顾辞的目光停留在顾晚晚身上,面色铁青的对男人说:“徐总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