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野种?(1 / 2)

“顾小姐聪明人啊,都不用我叙述了。”

“这不是正常的逻辑推理嘛!”

十几二十几年前的往事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有了一个大概的梗概了。

在她这样子以为着的时候,对方突然大吼了起来。

“啊啊,还忘记了一个大秘密!绝对是惊天大秘密,连你那个白眼狼的爹估计都不知道,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

“什么?那你刚刚干嘛不说?现在一惊一乍的。”她道。

“刚刚不是你一直问后面的事情嘛,就差一点忘记了。”

“你快点说吧!”她焦急的说道。

“你那个负心汉爹什么血型?还有你那个歹毒后妈什么血型?”

“好像一个是a,一个o吧。”幸好她之前看过他们的体检单子,一不小心还记住了,要不然还真的是回答不了这个奇怪的问题了。

“那你知道顾辞的血型吗?”对方故作神秘的语气道。

“他?我还真的不知道,压根没有见过他抽血过啊。体检什么的,好像都没有他在的。”她回忆了片刻之后说道。

“我去温安的私人医院里面查到他的出生记录,他是b型血。顾老板你应该知道的,他们一个a和一个o,怎么可能生的出来b型血的孩子呐?”

这个话一出来,她直接连手里面的鼠标都握不住了啊!

“咣当!”一声,鼠标就滚了下去。

“你的意思是?顾辞其实……孙慧敏竟然敢欺骗那个老家伙几十年?并且还没有被发现,怪不得他从来不会和我们去体检什么的,他自己什么都知道,对吗?”

“是那么一个意思了,顾老板可是不要忘记了你那个负心汉爹是怎么拿到那些业务,然后一步一步爬上去的。还有孙慧敏可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的女人呐。”

顾晚晚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她终于是明白了顾辞那个神经病,为什么总是让她觉得有一些奇怪了!

她整个人一下子就像泄气了皮球倒到了床头上面。

“算算时间也是差不多的,那一段时间不就是她在进了陆氏跟着他出去应酬的时候嘛。而且她后来养胎生孩子,一直在温安,那个男人又关心了她多少呐,又能知道多少呐。”对方又道。

“估计她和顾辞应该就是唯一的知道这个秘密的两个人了!怪不得他们总是在体检那种小事情小心翼翼的,原来真的有鬼啊。”

“还有怪不得你刚才说幸好他是在海市和我母亲生活的,要不然他真的要断子绝孙了,那个女人可是精明多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出去风流。”她想了想又道。

对方笑了笑,应了下来。

“能不能查到那个男人是谁?”她仔细的想了想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