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刑部陈纪(1 / 2)

戌时三刻,北京城里的宵禁鼓响。

任何人,甚至包括朝廷一品大员,都不能随意上街,否则必然会召来他人的调查。

但,锦衣卫不是人,而是天子鹰犬!

直到卢剑星带着一旗五十五人重新回到北镇抚司衙门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子时了。

曹酩则是在衙门大堂里吃着宵夜。

一碗加了葱花和肉的面。

这是夜里在镇抚司衙门值守的百户以上职位才有的待遇。

就着火光,很快他就将碗中剩余的汤水咽下了肚子,而后才将目光投向已经守在旁边好一会儿的卢剑星身上。

“人手可点齐了?”

闻言,卢剑星就吞下了一直被他压在舌头下面的唾沫,目光也才打空了的面碗上挪开。

“回大人,齐了!”

“既然这样……”曹酩伸手抹去了唇上沾着的点点汤水后起身:“收拾一下,去陈大人家里拜访拜访!”

正下飞鱼服腰带,佩刀挂上的同时,他就顺手将桌面上老早铺开的宅邸地图给抓起来叠好塞进了怀里。

从镇抚司衙门出去,曹酩就带头朝着陈纪家里的方向走去。

看着倒很是悠闲。

这也是他在锦衣卫中这么些时日以来养成的习惯,做事之前保证体力,这样才能应付那些可能会出现的意外情况。

一路上倒是也没少遇到五城兵马司那些巡守的。

与锦衣卫每晚值守都要换着来不同,五城兵马司的夜间巡守基本上都是固定的那几人在倒霉。

所以时间长了,双方自然是眼熟得很。

能在北京城里混,越是处于底层的,消息就越灵通。

锦衣卫中别的家伙,他们或许不认识,但曹酩不同啊!

不仅仅是当今皇帝眼中的红人,而且还不像寻常锦衣卫那般惹人讨厌。

“呦,老王,又巡街呐?”

被他点到名的那人脸皮拉着。

“曹大人,你就别挖苦咱了,这命苦真没办法!”

曹酩咧嘴笑着:“得了,还叫苦呢,京里多少人等朝廷的差事还等不来。”

说着他就丢了几枚铜板过去。

“这日子忒冷,回头弄点酒去暖下身子。”

“得嘞!”王二狗冲着曹酩抱拳行了一礼:“大人升迁,小的回头送些自家做好的腌肉过去作为贺礼。”

说话间,曹酩已经带着人手错过去了几步,他也没有回头,只是远远地摆手。

“行,我知道了!”

远远看着众人离去,王二狗身旁的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开口:“王叔,那位是谁啊?”

“那位啊……锦衣卫!很不一样的锦衣卫!”

王二狗感慨了一句后,转身就是一个爆栗敲到了年轻人头顶。

“走!继续巡街!”

……

走远了之后,曹酩就笑着伸了个懒腰。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见了我不躲,见了别人却要立马躲开?”

一旁的卢剑星沉默了良久。

“大人公正!”

听到这话,曹酩一愣,而后就笑着从怀里将陈纪宅邸的地图掏出来丢给了他。

“看看,先让人围了陈府,然后去请陈大人家眷。”

“留五个人给我。”

说着,他就瞟了一眼身为小旗的沈炼,但也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