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崇祯亲临(1 / 2)

烛火下,影影绰绰。

一抹茶水的清香伴随着冷风飘散开来。

原本还在沉睡着的曹酩猛地睁开眼睛,而后就打床上翻身跃起,右手也下意识就往他放绣春刀的地方摸了过去。

“别动!”

也就是同时,一道略带尖锐的男声响起。

直到这时,曹酩才注意到了面前那好几根黑洞洞的管子,那上面还带着丝丝缕缕硝石的味道。

火器!

反应过来之后,他头皮就是一阵发麻。

什么时候锦衣卫这么不安全了?

“身手还算不错,朕倒是没提拔错人。”

朱由检将手中还剩半杯的茶水放回到桌子上:“告诉朕,你为何会和衣而睡?在怕什么?”

随着声音落下,曹酩这才注意到了房间中那穿着一袭便衣的俊秀青年。

衣服为正红色底子,上绣五趾、五爪真龙!

都不需要再往上看,他就确认了面前这人的身份。

崇祯帝,朱由检!

“锦衣卫千户曹酩,见过陛下!”

“说说吧,若有所隐瞒,今天你也就不必再去北镇抚司了。”

朱由检俊秀的脸上依旧冰冷至极。

在床上半伏着身子的曹酩眼底闪过了一丝疑惑。

为什么朱由检会大半夜带着宫中禁卫来堵他?之前不是还挺好的么?

随着脑中思绪百转,现实中曹酩却是老老实实开口。

“回陛下,臣冬日里穿着衣服睡觉已经是习惯了,就算是脱掉了这一身飞鱼服,也得换上其它衣服,不然这么大冷天,臣确实是睡不着……”

“至于绣春刀,臣毕竟是武夫,绣春刀就是臣吃饭的家伙,由不得臣不谨慎。”

朱由检冷冷瞥了一眼过去,但却没有开口说话。

就这样过了半晌,他才抬手示意周围人将火枪收起来。

“朕暂且就信了你。”

说完,他就再度将茶杯拿起来小品了一口茶水:“许显纯在诏狱里说了不少,其中就有魏阉……以及往日你的作为。”

“等下去了之后,先把手上应该处理的处理干净,然后就去拿魏阉。”

“有不少人想他死,你明白么?”

曹酩将额头紧紧贴在了床上,而后沉声回道:“臣明白!”

朱由检长吐了一口气出来后声音就温和了许多。

“曹酩,你好好做,朕也在别处听到过他人对你的称赞,至于许显纯所说的那些朕可以当作没听到过。”

“骆养性,朕并不看好他,你明白么?”

曹酩身子微微颤抖着,连带着声音里也带上了不少激动。

“臣,必为陛下效死!”

要知道面前这位崇祯,可不是傻子!就算要装,也得装全套的!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学过行为心理学之类的东西,否则,曹酩必漏馅!

见到曹酩这样的表现,朱由检眼底才浮现了一抹很难被人察觉的轻快。

“抬起头来!”

听到朱由检的声音后,曹酩就趁着先前那种感觉还未散去直接抬头。

“不错,长相还算标致!”

赞叹一句后,朱由检直接起身朝外面走去,只是在快离去的时候,他就落了一句话下来。

“去北镇抚司当值吧……”

曹酩依旧伏在床上未曾起身,一直到过去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后,他才就势直接倒回了床上。

虽然不清楚许显纯那家伙在诏狱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有一点现在可以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