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许显纯入手(1 / 2)

不同曹酩脸上带着的些许笑意,此刻的陈纪额头已然渗出来了些许晶莹的汗珠。

锦衣卫,皇权特许,遇事可先斩而后奏!

他一点都不怀疑面前的这个锦衣卫千户敢不敢动刀。

足足半晌,他才打脸上挤出来一丝极其难看的笑:“曹千户倒是好眼力!”

“近来我这身子骨确实是差了一些,敢问曹千户此来为了什么事?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曹酩按着绣春刀坐到了椅子上。

“看得出来!这数九寒天陈大人都能生一脑袋汗水。”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陈大人许显纯的下落!”

说着他就将绣春刀从刀鞘里面抽出来抓起飞鱼服的下摆擦拭了起来:“当然,这个问题陈大人不妨稍等一会儿再回答,相信陈大人能给我一个理想的答案!”

在陈纪身后,那个看起来年轻上不少,穿着粗布衣裳的家伙,原本低垂的眼睑在他听到‘许显纯’三个字后明显就跳动了几下。

暗中,他握紧的拳头就往身后背了过去。

这一切,自然逃不出锦衣卫众人的眼睛,沈炼则显得更是急切,当即就是一脚踏出。

不等他开口,曹酩就沉声喝斥了出来。

“站回去!我说过,锦衣卫不是土匪!”

被这一声喝止后,沈炼立马就朝着曹酩行了一礼:“是!大人,属下明白了!”

但曹酩却已经把目光转向了陈纪,脸上的严肃烟消云散,再度换上了一脸笑意。

“陈大人勿怪!底下人急切了些。”

“不过,令弟好像有那么点儿紧张?是吧?”

只是他却用手里的绣春刀的刀背在旁边桌案上轻敲了几下。

陈纪身后的那个家伙闻言,立马强自压下了脸上刚有所浮现的表情,装出了一幅风轻云淡。

曹酩深深看了他一眼后,就把目光转向了刚被喝斥过的沈炼。

“卢剑星为什么还没有过来?你去外面看看!”

沈炼刚想回话,卢剑星就先一步踏进了房间里面。

待看到曹酩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大人,陈大人家的家眷都请过来了!”

声音并不大,但也没有刻意压着。

当即陈纪就忍不下去了,低声吼了出来:“曹酩!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是我想做什么……”曹酩缓缓站了起来,手中绣春刀拖地:“而是你陈纪想做什么!”

“阉党如何,需要我来告诉你?当今陛下英明,势必会扫清阉党残余,都到了这时候,你陈纪竟然因为一点所谓的个人恩情去保护阉党中的主干……”

绣春刀缓缓抬起,刀尖径直指向了陈纪那唯一的女儿。

“你想死,没问题,可作为刑部官员,你难道就不知道犯官女眷的下场?!”

“于其让你陈纪祸害了这么个不满双十年华的少女,还不如今天就先送你妻女下去等你!”

就在曹酩步步逼近陈纪女儿的时候,原本躲在陈纪身后的那人脸上浮现了一抹疯狂,而后就抓着一柄匕首朝着曹酩后背扑了过去。

“锦衣卫狗官,死吧!”

这一瞬间的变化,就连陈纪也没有来得及反应。

要知道大明律可是有着明确规定,杀锦衣卫者同谋逆论!这可是诛三族的罪!谁敢犯?

“大人,小心!”

卢剑星声音刚来得及出口,早就做好准备一直盯着那人的沈炼直接选择了出刀。

能在锦衣卫里从底层升上旗官的,首要标准就是得武艺服人,其次才是别的。

随着一抹血色迸射,惨叫声顿时而起。

“唉……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