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朝廷旨意(1 / 2)

听到这到令人生厌的声音后,曹酩就深吸了一口空气。

那股子污浊腥腐的气息填满鼻腔的瞬间,他就转身看向了那人。

“陈陆言!你来这里做什么?”

“若是我记得没错,今天轮不到你当值吧!”

被叫到名字的陈陆言则是依旧继续微笑着。

“这不是担心下面的人打许显纯口中问不出来应该问的么?曹大人勿怪!”

曹酩冲着沈炼轻摆头:“把许显纯收拾收拾干净,好歹也是从北镇抚司出来的,回头给他裹上一身席子送到北京城外吧!”

“别呀,曹大人,许显纯这不明显还有话要说么?就这样送走了?”

一边说着,陈陆言就从怀里掏出来了册子想要记录什么。

但曹酩却是冷冷一笑。

“沈炼,动手吧,这里还轮不到别人致喙。”

本来早就是副千户的陈陆言才应该是晋升千户的那个,但是就因为曹酩的半路截胡,直到现在他还要继续在副千户的位子上待着。

两人间的仇也是自此结下了。

不过好在一直以来千户对上副千户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所以陈陆言也实在对曹酩下不了任何绊子,但这次不同!锦衣卫衙门拢共就那么大,许显纯昨天夜里招供的话,估计早就传遍了整个衙门。

察觉到腥味的陈陆言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

这一点曹酩很清楚。

见曹酩这么坚持,沈炼也不多废话,抓起绣春刀就往许显纯走去。

毕竟官职在那儿放着,谁也绕不开。

“沈炼,你敢!”

惊怒之声落下的瞬间,陈陆言就提着绣春刀冲了上去。

可就在下一刻,曹酩就将手中已然出鞘的绣春刀给甩了出去。

一道清晰可闻的砖石与金属的碰撞声响起后,陈陆言也停下了脚步。

他满脸阴翳地看着曹酩。

“曹大人,你这是怕许显纯说些什么出来吗?”

曹酩动身上前,而后从地面上将绣春刀抽了出来,轻轻一甩后重新插回了刀鞘之中。

“怕?”

“呵呵!”

在抬脚走近陈陆言后,曹酩就伸手夺过了他手中的绣春刀。

“衙门里可有谁教过你能向同僚伸刀?”

北镇抚司可都是锦衣卫!对内有官阶之分,但是对外,不管职位,谁都是锦衣卫!

锦衣卫只能战死或者被皇帝赐死!

除去这两种外,谁敢杀锦衣卫,那就是谋逆!就算你本来就是锦衣卫也一样当以谋逆论!

反应过来,陈陆言就直接躬身认错。

“属下心急,所以才一时失误了。”

但是下一刻,曹酩却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他的侧脸。

巨力之下,陈陆言整个人就跌坐在了诏狱的地上,当即他就冲着曹酩怒目过去。

“这一巴掌,罚的是你对同僚出刀!”

“若是人人都跟你一样,心急了就在衙门里出刀,那北镇抚司算什么?地痞流氓?”

一边冷声说着,曹酩就在他面前缓缓蹲了下来,一手按着绣春刀,另一手死死抓住了陈陆明的发髻。

“我知道你恨我夺了千户的位子,所以一直都在处心积虑地想要将我拖下来弄死。”

“但!你不该就这么匆忙冒失!锦衣卫是衙门!但也是军职!”

“你可以慢慢寻摸机会,但你不能不遵上官命令!”

眼底一抹狠辣浮现的同时,曹酩就直接一拳狠狠砸在了陈陆明的眼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