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戮场(1 / 2)

细雨簌簌,北镇抚司衙门依旧如同往日一般大开着。

但此刻又与往日有所不同。

一群约莫三十人数的锦衣卫全部骑马佩刀在衙门前完成了集合,领头的正是身穿银白飞鱼服的曹酩。

在他身后的,就是卢剑星兄弟三人。

‘哒哒哒哒……’

马蹄声缓缓响着,夹杂着水花溅射的声音。

“人都到齐了?”

曹酩眸色微冷,泛着淡青色的天空倒映在他眼底。

马缰在他手中紧紧缠绕着。

卢剑星略带沉眠的声音打后面响起:“回大人,共三十三人,全数到齐!”

一小旗十人,再带领队小旗一人,共三个小旗。

“既然到齐了,那就出发吧,早点办完公事早点回京。”

说着,曹酩耷拉在马身侧腹的双腿稍稍用力。

下一刻他座下那匹纯黑色骏马就撒开了腿。

在他身后的,就是剩下的那些锦衣卫中人。

一伙共三十四人,策马从北京城南门出,目标更是直指河间。

自魏忠贤离开北京,现在也才过去了不到三天,就算他们一直赶路,也绝对不会超出河间府地界。

再加上他们一众人的数量庞大,普通人都瞒不过,自然就不用说是锦衣卫了。

在曹酩等一众人的全力奔袭之下,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缀上了魏忠贤等人的尾巴。

林中,曹酩一手轻按着绣春刀刀柄。

“探明魏阉的部署了么?”

在他面前,卢剑星轻轻点头,也是压低了声音。

“回大人,魏阉就在客栈二楼第四个房间的隔间中休息,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进去,只能选择正面硬攻,但是这样的话……”

虽然他剩下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曹酩也知道具体情况。

他这次带着的人手有三十多,但魏忠贤带来的人更多!

从下面人所报上来的,他大致也能估计出来一个量,除却伺候的下人,还约莫有一百左右的悍勇之士。

就算锦衣卫中人都是从各地军中抽出来的较强者,但就算这样,对上一群不要命的家伙还是依旧很麻烦。

再精通杀人技,也怕不要命!

伸手在半空徐压后,曹酩就把眸子就从众人身上收了回来。

“先吃点干粮休息一下,一炷香后动手。”

而后就是一阵沉默。

众人也不多说什么,都动手打怀里将老早准备好的干粮掏出来塞进了嘴巴里。

本就干燥至极的吃食,在雨水的浸泡下确实是软和了不少。

但同样的也泛着一股子怪味。

虽然现在藏身林中的众人都是一群粗人,但能在锦衣卫中混的,多少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也没有出现那种因为一口吃食就闹起来的憨憨。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曹酩在站起来后就抽出了腰间的绣春刀。

“烟管准备好了没有?待会儿过去了先丢烟管进院子,把敌人阵型打乱!”

紧随着他的动作,有十来人把腰间插着的一大一小两根管子给抽了出来,大的那个就是曹酩所说的烟管,小的那个就是存着火的火折子。

随着十来道轻轻的吹动,林子里就泛起了点点微不可察的星火。

甚至都不需要多说,那十来人就朝着客氏旅店摸了上去。

夜雨中,三重人影缓缓贴近。

第一重就是那拿着烟管的十来人,后面的两重手里齐刷刷的就是各自的绣春刀。

曹酩手里的绣春刀外形与唐刀略微相像,只是刀身带着些许弯曲的弧度,刀背前端两掌长的地方也全部开了刃,用以方便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