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追杀进行中(1 / 2)

看到这一幕,魏廷甚至都没有再去选择躲开曹酩的攻击,而是径直怒吼了出来。

“快拦住他们!保护义父!”

可任她声音再怎么嘶哑,曹酩也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随着绣春刀的一次次削下,他本就本就占尽了的优势又一步扩大。

但魏廷这一句也让那些亡命之徒反应了过来,随后便齐刷刷地朝着卢剑星兄弟三人冲了过去。

就算如此,其余锦衣卫也并没有分心去打算支援。

毕竟双方人数上的差值太大,除却卢剑星三人外的其它锦衣卫,基本上都被魏忠贤手下其余人等给拖住了。

也就是说,他们三人所需要面对的,就是足足十数名亡命之徒!

但曹酩也只是在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就立马将目光给收了回来。

双方数量不对等,实力上同样也不对等!

卢剑星兄弟三人精通合击战法,而且再加上长年累月的配合,多重叠加之下,早就不是寻常那种一加一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十几人,对他们三人来说,全数击杀确实有点难度,但是在保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完成突围,并不算一件难事!

确定了这一点后,曹酩就把注意力全部转到了面前。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让开,就死!”

魏廷在身旁两人的掩护下喘着粗气。

她在看了一眼侧肩的伤口后就冲着曹酩啐了口唾沫。

“一条皇帝养的狗罢了!得意什么!”

听到这话,曹酩就轻笑了起来,手中绣春刀更是止不住地朝着魏廷杀了过去。

但随即侧面那两个汉子就把着各自的兵器挡在了魏廷身前。

一刀劈下后,曹酩就直接顺手提刀,用手中绣春刀那开了锋的刀背狠狠划过其中一名汉子的双眼。

而后他整个人就纵身往后面一退,避开了另一人最要命的刀锋。

但最终曹酩左手上臂还是被拉出来了一道并不怎么深的口子。

原本银白色的飞鱼服就在他用力的瞬间被血色浸染、湿透。

伤势本就是越轻越能感受到清晰的痛。

感受着左臂上传来的刺激,他的目光愈加冰冷了起来。

武艺还是不到家!

很快,随着鲜血落地,曹酩手中绣春刀的刀刃就调转了一个方向,从原本靠内径直转向了敌人。

‘踏……’

一脚踏出之后,他的速度更是陡然加快。

随后又是三五步,便贴近了另一个安然无恙的汉子。

等到两人手中兵刃彻底碰上,曹酩另一只被鲜血浸透的手就在同时握拳狠狠锤到了对面汉子的左侧上腹肋骨下。

在此刻,骨骼断裂的脆响更是清晰入耳。

而曹酩则是在察觉到了他脸上所浮现的一丝慌乱后直接抽离绣春刀,朝着这汉子的右腿腿弯处狠狠砍下。

无论步战或者马战,最重要的东西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下盘。

只不过步战中下盘是腿,马战中下盘是马。

若是下盘有失,战必败!

而腿弯处就是人下盘稳定的一大缺陷存在,只需要一刀斩断腿筋,下盘必然会出现不小的失误!这甚至都不需要用太大力气就完全足以做到!

看见曹酩如若风卷残云般的攻势,那汉子眼底慌乱只是堪堪浮现。

下一刻惨叫声陡起。

曹酩甩去绣春刀上残血后,顺手就在汉子喉间轻轻一抹。

惨叫戛然而止。

随即他就把目光投向了始终躲在一旁的魏廷身上,而后双唇微启,细小的声音在两人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