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客氏旅店没了(1 / 2)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

“更多时候,年轻人拥有的潜力会在时间上有所体现……”

说着曹酩就缓缓在魏廷面前按着刀蹲了下来,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而在看到他这样的举动后,魏廷眼底就闪过了一丝失望。

“尤其是你这样足够聪明的年轻人,如果在对立面,那就已经该死了,更何况……”

魏廷猛喘了几口粗气后,赤色双眸便死死盯住了曹酩。

“锦衣卫狗官,我在下面等你!”

说完后也就才过了几个呼吸,她嘴角就有了些许鲜血溢出。

咬舌自尽?

曹酩则是直接轻笑了起来。

锦衣卫诏狱中可从来不乏那种想要咬舌自尽的犯人,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只要锦衣卫的治疗稍微及时那么一点,犯人别说死了,回头救回来了就得再背上几轮刑罚,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没有更多人选择咬舌自尽这么个蠢办法了。

没想到在诏狱中早就没人用的手段,今天却在诏狱外又看到了。

一阵摩擦声后,他就再度将绣春刀抽了出来。

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只有亲眼看着人死,才始终是最为保险的!除此之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长刀挥下,只是一瞬间,鲜血就在河水中开始了逸散。

魏廷,死!

而后他就将手中长刀探入了水中甩了几下,过后又磨蹭了小一会儿才起身将绣春刀重新插回了刀鞘。

“千万别让我失望啊……沈炼!”

一句话落下的同时,曹酩就转身往来路走去。

天色也逐渐泛起了青色。

一路前行,直到距离客氏旅店并不远的时候,他才略微松了口气。

那整间旅店着火所引起的冲天橘黄色光芒还有其所带来的温度变化绝对不假。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沈炼还是选择了放走魏忠贤。

当即曹酩就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不到一炷香后,他就见到了三三两两集群站在客氏旅店外面的锦衣卫。

其中距离旅店最近的,就是卢剑星、沈炼等兄弟三人。

等走近了三人后,曹酩就在稍微沉默了一下后开口问道:“魏忠贤呢?可拿住了?”

听到他的声音从一侧响起,卢剑星只一反应过来而后就冲着曹酩躬身行了一礼。

“回大人,魏忠贤在我等进去的时候已经自裁,还点燃了客栈,我们兄弟三人没来得及将他尸身给带出来……”

看到他眼神的跳脱,曹酩便皱起了眉头。

“你们三人都突围了?说实话!”

他的喝斥,带来的就是一片短暂的寂静。

最终还是沈炼忍不下去了。

“回大人,是我一人突围成功的,事态紧急,我只带出来了魏忠贤的腰牌……”

而后他就将手里一直抓着的腰牌双手托着展现到了曹酩面前。

看见这个东西,曹酩才暗中松了口气。

果然还是延续了原本的剧情,这样一来他总算能够打这件事情里面半抽身出来了。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安全无虞,但怎么赚得更多就是个问题了。

轻轻扫了一眼低着头的沈炼之后,曹酩就伸手在他肩头轻拍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