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个蠢货(1 / 2)

卢剑星三人呲着牙,但却没有一人能说得出来哪怕半句话。

何止是像!

能给锦衣卫中人打造兵器护具的匠人那可都是大明一等一的匠人!只要他们稍微用点心,别说弄出来这么一套与藤甲别无二致的护具了,就是宫中皇极殿中的那张龙椅,也绝对能仿制出来!

看到三人的反应,曹酩的嘴角就勾起来了那么点幅度。

“至于这身甲……”

一边说着,他就转过身去将绣春刀放了下来。

“锦衣卫终究是武职出身,就算爬得再高,武艺也是根本,若是连根本都忘记了……日后若是上了战场怎么办?”

“可是大人……”

卢剑星话只来得及出口一半,而后他就沉默了下来。

曹酩却是轻声一笑。

可是?哪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

这个大明已经没法救了,就因为这从上到下的腐烂,所以接下来只能等那一个乱世来肃清一切烂人。

这盛世,如烈火着锦。

而乱世之中,什么最重要?活下去!作为锦衣卫立身之本的武力绝对会是他的最大依仗。

但这些东西,目前都不足为外人道。

“行了,先下去候着吧,若是所料不差,估计很快刑部或者内阁就会过来询问魏阉的事。”

听到曹酩这话,沈炼更是脸色微变。

魏忠贤是死是活,他一清二楚。

而且现在所有一切都已经和刑部交割结束了,刑部为什么要再到北镇抚司跑一趟?

再联想离开刑部前刑部尚书乔允升最后的举动。

沈炼心底隐隐生出来一种猜测。

他刚想抬头问曹酩,结果就看到了曹酩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顿时心头一紧,他就闭紧了嘴巴。

“行了,先下去歇着吧。”

再度催促一句后,曹酩就转身将手里绣春刀去挂回了墙上。

直到听着衙门大堂里没有其余声音后,他才转身走了回来,将地上的护具一件件重新捡了起来。

除去这一套主加种量的护具外,他身上还有一层始终贴身的钢丝护具,只是足够强度的钢丝实在太难打造,所以直到现在曹酩身上的也只是一件叠了三层的钢丝背心。

其它部位,就算是打造,也完全没有任何必要。

因为护甲太多的话,只会影响人身体的灵活度,如此一来反倒不美。

在略微收拾了一下手头的事情之后,曹酩就把事情同衙门里另一个锦衣卫千户交代完后带着他的那柄绣春刀下了衙。

连着好几日奔袭,再加上那一场战斗,谁能不困乏?

但好在锦衣卫衙门虽然也需要当值,但是相比于朝廷其它衙门就好上了许多,在北镇抚司,只要做完了属于你的那摊子事就够了。

一路回到家中,曹酩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只是这次临休息前,他选择了将绣春刀抽出来放到床榻里头。

除此之外,对比上次崇祯带着人来,这段时间他还给房间之中装上了许多预警装置。

像挂上了铃铛的门闩、窗户边上的杯子等等……

一切看似无意的摆放,却都是他有意为之的。

随着眼睛再度睁开,曹酩第一时间就探头出床榻外面环视了一周。

随即他才放松了下来。

一切预警都没有被人所触动,很不错的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