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也就是手干净了(1 / 2)

银票于半空中缓缓落地。

沈炼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也依旧沉默着没有说话。

足足僵持了半晌后,曹酩就从大堂中桌案后站了起来,眸中神色冷若寒霜。

“我若是记得没错,好像很早之前就已经给你们兄弟三人说过了。”

“好好做你们该做的事情,一切功劳本千户都会如实上报,卢剑星的百户,自然有人来考评,在我麾下,从来都是一视同仁!”

“且不说你这二百两银子的来路,就是收了你这银子,本千户在这北镇抚司如何自处?!”

“若不是见你沈炼也是北镇抚司一员,今天凭着这个事情,我就敢先剁了你!”

说着,曹酩就越过桌案走到了沈炼身旁,而后狠狠一拳捣在了他的肚子上。

“妨碍上官办事,这是本千户给你的教训!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巨力之下,沈炼整个人就跟随着痛觉的指向半蹲半跪在了地上。

但他却始终没有发出来哪怕一丝的声音。

很硬的一个汉子!

但是却没有几分眼力!

看着他的举动,曹酩眼底闪过了一抹失望,而后他就直接抬脚将地面上的银票朝着沈炼所在踢了过去。

“拿上你那银票滚蛋!”

若是已经在乱世,沈炼这么硬的汉子自然有人欣赏,但现在大明可是基本盘未失,撑死了可以算作日暮西山。

在现在固有的朝廷体系中,他这叫驴!

脾气驴,人也驴!

只要没死,基本上就属于没救的那一类。

在看着沈炼倔强的身影缓缓离开衙门大堂后,曹酩就把目光重新收回了眼前的卷宗上。

那是刑部定下来的‘阉党’名单!

上面还特意注明了,不需要锦衣卫去再查,理由是锦衣卫中或许也还会有阉党中人没有被彻底揪出来!

曹酩自然能看得明白这话。

阉党名单就在这,你锦衣卫中谁敢自作主张去核实,那你也就是阉党!

这是来自于内阁明晃晃的威胁。

这年头的锦衣卫可不是明初那会儿的锦衣卫了,党派倾轧下,皇权都被文人压住了,更别说依附皇权而生的锦衣卫了。

憋屈!太憋屈了!

“老曹,你干嘛呢!”

正想着,门外就走进来了一个穿着同曹酩身上飞鱼服一模一样飞鱼服的男子。

正是北镇抚司三个千户中的其中一个。

听到声音,曹酩就抬头看了过去。

“老陆?大白天的,你来衙门里干什么?”

陆文昭脸上神情一滞,很快他就扯出来了满脸的笑容。

“瞅你这话说的!不就是近来我在衙门里值夜么?还不能容我白天过来看看了?”

“得了!你摸摸自个儿胸口吧!”曹酩斜斜地瞅了他一眼过去。

“问问你自个儿的良心,看你哪次值夜不是睡到晚上才起床?”

他的眼中满是鄙夷。

陆文昭伸手在鼻头轻轻摸了起来,但脸上却没有几分尴尬,走近之后,他就看了一眼桌案上打开的卷宗:“老曹,你看这个干什么?不就是一些阉党的名单,咱只抓人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