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陷害(1 / 2)

审配跟袁尚看到甘蔗汁中的钱袋心中已经对段萍多了几分好感,审配一脸得意地看着袁尚说道:“三公子,商人逐利,这个店老板依我看来可以一用,如果三公子能得到此人帮助,从许琦手中夺过邺城酿酒大权,那么,三公子可以说在钱财方面已经强过大公子跟二公子了。”

袁尚听到审配的话语,不禁大笑起来。新的一天,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段萍的店门口,段萍看到这也是一脸好奇。

正当众人都被马车吸引的时候,只见马车里面走出一人,段萍看到是审配,段萍心想这审配今天这么大的阵仗看来有事发生。

段萍想到这里连忙堆起笑脸迎了上去,满脸笑容地说道:“哎呀,原来是审大人,审大人今日可是尊贵无比,居然驾着这样豪华的马车来我这里用餐,实在令小店蓬荜生辉,审大人您里面请。”

审配摆了摆手说道:“诶,老板,今日我不是来用餐的,我是请你赴宴的。”

段萍听到审配的话语也大感意外,虽然自己现在在邺城小有名气,不过只是一位看起来成功的商人,这审配毕竟是官员,哪有官员请商人赴宴的。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段萍想了想认为这个审配肯定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段萍笑着说道:“审大人的邀请实在让小人不胜惶恐,审大人要找小人,派个人通知就好,不用亲自前来。”

审配听到段萍的话语发现段萍这人还是挺会拍马屁的,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算是圣人在这马屁面前,都会飘飘然,更何况这审配还不是圣人。

审配微微笑了笑捋了捋胡须看着段萍小声说道:“这次请老板赴宴的是贵人,我不过是跑腿的而已。所以老板不用感到惶恐,我的身份现在还不如老板您呢。”

段萍听到审配的话语,不禁一愣,不过段萍很快露出笑容,两人乘坐马车前往目的地,段萍一下车就感觉这户人家十分气派,这门户修的可比皇宫了。段萍在许都也算是见过不少宅院,连皇宫都进去过几次,不过这户人家,段萍如果没有看过皇宫一定会以为这个是汉朝皇宫,里面住的是天子。

段萍抬头看了看宅院门牌,只见上面写着“袁府”,段萍看到这两个字心中似乎有点眉目,看着审配小声问道:“审大人,这是三公子请我赴宴吗?”

审配听到段萍的话语,不禁一愣,转头呆呆地看着段萍,段萍缓缓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老夫走南闯北,要在一个地方做好生意,就要懂得进庙拜神进屋叫人这个道理,这一个地方谁做主,老夫自然会了解。袁公有三子,长子袁谭在青州,次子袁熙在幽州,三公子袁尚坐镇冀州,看来袁公未来的继承人,很有可能是三公子呀。”

审配听到段萍的话语,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审配似乎感觉自己眼光不错,这眼前这个店老板是个聪明人,段萍此时心中却在想:“审配,这出大戏没有你的话,我想怎么都唱不起来。”

两人缓缓走进去,一个长相英伟的男人在前厅等候两人,看到审配跟段萍出现,男人一脸笑容地连忙迎上去,段萍知道这人肯定就是袁绍三公子袁尚,段萍连忙上前自我介绍。

“草民贾商,拜见袁尚将军。”

袁尚见到段萍居然先一步自我介绍,还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不禁感到诧异,不过袁尚看到审配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不禁在想:“审配果然没有说错,是个聪明人,此人若为我所用,我必定如虎添翼。”

袁尚连忙扶起段萍,笑着说道:“哎呀,贾先生如此有才华,你的烤串店,可以说誉满邺城,今日有幸得见贾先生,是在下的荣耀才对。”

段萍连忙摆手说道:“不敢不敢,袁将军抬举,小民只是有一些小聪明,混口饭吃,哪像袁将军审大人,身负一州重任,让百姓安居乐业,小人在两位面前,如同星烛之火,二位如同日月散发着耀眼光芒。”

段萍这马屁拍的让袁尚跟审配两人都大笑起来,袁尚看着段萍问道:“贾先生太抬举我了。贾先生,请入席,审大人请。”

段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袁尚的右边,这可意味着段萍的地位高过审配,段萍心想:“这袁尚看来是铁了心想让我给他卖力,不过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商人,这袁尚干嘛这么不留余力地想拉拢自己,难道这袁尚爱吃烤串,想一人独占?”

段萍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却不能说出来,只能勉强保持笑容跟袁尚审配敬酒,酒过三巡,袁尚见大家都喝开了,看着段萍说道:“贾先生,你觉得这酒怎么样?”

“好,也只有袁将军这样身份的人,才能配得上如此美酒。小人在外面,可从来没有喝到如此美酒。唉,要是小人店里有这样的美酒,估计客人一定比现在多几倍。”

袁尚跟审配听到段萍的话语两人相互使了下眼色,段萍假装沉浸在美酒美食之中,这两人居然毫不遮掩,自然没有逃过段萍的双眼。

这时审配笑着说道:“不错不错,贾先生店中如果有这样的美酒,一定比现在赚得多,贾先生,你想要这样的美酒吗?”

段萍听到审配说的话,知道好戏即将上演,连忙接过审配的话语一脸激动地看着审配说道:“审大人能够提供这样的美酒给小人,赚到的钱,分审大人一半,哦不,是分成三份才对,袁将军自然拿大头,我跟审大人拿另外两份。”

袁尚听到段萍的话语,不禁笑着点了点头,审配听到段萍的话语也是一脸满意,不过审配很快阴沉着脸看着段萍说道:“唉,贾先生,实不相瞒,现在邺城的所有美酒都在许琦手上,就算我想提供给贾先生美酒,我也有心无力呀。这许琦垄断邺城美酒,他手中酒的价格,可比市价高出几倍。”

段萍听到审配的话语,假装震惊地说道:“啊,这是为何?许琦何德何能,居然能够独占邺城美酒的生意?”

袁尚跟审配欲言又止,段萍注意到袁尚表情表现得十分不甘心,连忙问道:“袁将军坐镇冀州,这美酒生意为何不拿过来自己做?”

袁尚听到段萍的话语,一脸不高兴地说道:“哼,还不是因为许琦之父许攸与家父乃童年好友,家父能得冀州,许攸出力不少,许琦仗着这层关系上书家父,让他统率冀州酿酒事业,这样还能保证粮食不浪费。家父看在许攸的面子上,这才同意。”

“哎呀呀,这许琦独占酿酒行业,怎么酿、酿多少、谁可以酿他一人说了算,这许琦很有可能谎报数量,自己中饱私囊呀!”

袁尚听到段萍的话语,一巴掌重重地打在桌案上,一脸气愤地说道:“可不是,父亲糊涂,这样赚钱的生意,居然交给外人,实在糊涂。”

审配咳嗽了一声提醒袁尚,袁尚这才想起这堂上除了审配还有个段萍,虽然袁尚跟审配现在极力想拉拢段萍,但是段萍可还没有表态,袁尚立刻意识到危机感,袁尚面无表情地看着段萍,双眼一丝寒光闪过。